劝酒有种权力使用的感觉,所谓的权力*河蟹*,平时都低头做乌龟,在酒桌劝酒就可以当一个抬头乌龟了。这个时候就不用管道义,法律,科学,亲人,朋友了,卸下所有人类的包袱,痛痛快快的做一把禽兽,岂不爽哉。如果喝酒的还有美女,通过劝酒灌醉还能沾点便宜,更是大大壮了平时低头做乌龟们的胆子啊。

用自己的长处去欺负别人的短处得到的快乐较为满足,真的是这样,我酒量不行,在单位老是被人嘲笑,领导都不敬,不给面子啊,是不是男人啊,好恶心,还是tooyoung呐,历来如此,便是对的?因为只有劝酒是真心的,我怎么记得就是有那些酶所以喝酒才会脸红,那些喝酒不上脸的更危险,因为很多不牛逼的人把能喝酒当成牛逼的技能,自己多喝又觉得亏。

这都能扯到基因,扯淡什么中国人的劣根性,我就问一个问题,互联网公司为啥就不怎么喝酒?程序员基因不一样吗?昨天晚上发小请吃饭,我生病不能喝酒。我从头到尾也没说几句话,一直再听他们聊天。然后有个人说我不喝酒看不起他,摆谱,拽的跟个蛋一样,不断的挖苦人。最后直接上去一顿打。打完之后还说自己是党员,马上就是事业编了。我靠,我还在县政府上班呢。然后第二天那个人又请吃饭,说要拜兄弟,尼玛十几年没见过面还拜兄弟,真够恶心人的。酒品看人品,同样的,领导怎么劝酒也能影射出这公司的内部环境。有人喝点就吐有人喝酒过敏有人准备要孩子有人回去还有事儿。适当饮酒有个热闹的氛围,不比强人所难让人忌恨强得多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