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高架下来被一台科鲁兹别,广州周末车也挺多的,那货到处穿插,当自己是F1了,被别了几次,没理他,老婆儿子在车上呢。然后在广州正佳排队进停车场的时候又遇上,他想加塞进停车场,我不让,对方降窗开骂,然后朝我车吐口水竖中指,我下车走到他驾驶位,很有气场的叫他下来,对方怂了,乖乖拿纸巾擦干净。这种的最没出息了。

2000年,我爸开个面包车,松花江牌,现在都看不到了,停在路边,一个老头骑踏板摩托车撞了上来,擦破了额头和手臂,不过还好然后我爸全责,然后有争执,结果那老头儿子来了,竟然当着交警的面打我爸,我爸直接就顺势倒地上了,最后那儿子赔了点钱,我爸走的保险。

我俩都左拐,一前一后,前面的车居然倒车,我没动,干上了。我新车,挺生气。那个人很客气,主动承认全责,我也就没气可生了,一起等理赔。聊了半个小时天,抽了半包烟,理赔结果接受,给我转了账就各走各的了,我扫了小黄,不能骑,但是小黄扣了我一元,狠气人!